当前位置:

仿版抗癌药的河南之遇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7-11-11
摘要:连日来,大河报记者在省会多家医院走访肿瘤患者、家属、医生和医药代表数十人,以期揭开此类“低价特效假药”的神秘面纱。事件仿版抗癌药“代购第一人”被捕今年1

  连日来,大河报记者在省会多家医院走访肿瘤患者、家属、医生和医药代表数十人,以期揭开此类“低价特效假药”的神秘面纱。

  事件仿版抗癌药“代购第一人”被捕

  今年1月初,被坊间称为印度抗癌药“代购第一人”的陆勇,在北京机场被警方逮捕,罪名是妨害信用卡管理罪和销售假药罪。

  据媒体报道,现年47岁的陆勇是江苏无锡一家出口企业老板,2002年,陆勇被查出患有慢粒白血病,当时医生推荐他服用瑞士诺华公司生产的名为“格列卫”的抗癌药。服用这种药品,可以稳定病情、正常生活,但需不间断服用。这种药品的售价是2.35万元/盒,一名患者每月需服用一盒,很多患者家庭由此致贫。后来,陆勇了解到印度生产的仿版“格列卫”药效几乎相同,但一盒仅售4000元。印度和瑞士两种“格列卫”对比检测结果显示,药性相似度99.9%。陆勇便开始服用仿版“格列卫”,并于当年8月在病友群里分享了这一消息。随后,很多病友让其帮忙购买此药,最多时人数达到数千人。

  根据我国有关法规,走私未经国内审批、许可的药即认定为假药。而陆勇代购的印度仿版抗癌药,虽然在印度属于合法生产、销售的正规药品,却未经我国药品监管部门批准销售,因此被视为“假药”。

  事发后,陆勇的300多名白血病病友联名写信,请求司法机关对他免予刑事处罚。不仅是病友间的代购,大河报记者在采访中还发现,很多未经备案的网站,也在公开代购相关进口抗癌药。对此,食药监管总局稽查局副局长刘景起曾公开回应,抗癌药均为处方药,根据《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审批暂行规定》,互联网禁止销售处方药。

  现状河南服用仿版抗癌药的患者众多

  1月30日,陆勇的代理律师说,检察机关已撤回了对陆勇的起诉,而法院也对“撤回起诉”做出裁定。至此,广受关注的“陆勇案”,有了一个还算美好的结尾。但在坊间,仍有大量的患者在购买或服用印度仿版药。

  据大河报记者了解,目前被癌症患者购买的印度仿版药,除了“格列卫”之外,还有“易瑞沙”、“特罗凯”等其他几种抗癌药。易瑞沙,学名吉非替尼,省内某医院肿瘤科主任医师称,吉非替尼可作为局部进展或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一线治疗;格列卫可以有效控制慢粒白血病患者的染色体变异,使慢性粒细胞白血病患者的十年生存率从之前的不到50%,提高到90%左右。而特罗凯则主要针对肺癌晚期患者的一线治疗,效果同样明显。

  来自南阳某县的姚先生说,他的母亲患有右下肺腺癌晚期,并且癌细胞在体内发生了转移。在省内医院接受治疗时,因母亲拒绝化疗,按照医生的建议服用进口易瑞沙一个月,该费用约为1.5万元。所幸的是,在服药一个月后,母亲的病情有了明显转机。但高额的药费,令姚先生和家人深感负担沉重。后来在病友的建议下,姚先生从一名仿版抗癌药业务员手中,购买印度版的“易瑞沙”,至今已经连续服用了3个月。“虽然不奢望癌症治愈,但目前来说,母亲的病情还算稳定。”姚先生说,最初业务员向其要价2100元/盒,后经讨价还价,姚先生拿到了1700元/盒的印度版“易瑞沙”。

  与姚先生的遭遇相似,来自巩义某乡镇的患者范女士,同样在服用医院的进口特罗凯两个月后,不堪高额费用的重压,通过病友介绍购买了3000多元/盒的印度仿版“特罗凯”。

  困局正版抗癌药价是仿版药价9倍

  1月17日,在辗转多个环节后,一名代销印版抗癌药的业务员A先生最终同意,接受大河报记者的采访。A先生说,来自省内地市和农村的癌症患者,是他的主要客户,“家庭条件好的患者,还是会选择从医院购买正版的进口药。”据其介绍,他手中的印度抗癌药,主要有仿版“特罗凯”、“格列卫”、“多吉美”(治疗肾细胞癌和肝癌)、“易瑞沙”等,这些药品均来自印度国内的正规厂家。A先生在北京的老板,通过往返印度的旅客,将药品带回国内,再由专门的人在广州或北京接到该药。“每次带的药品都不多,但能保证经常带,所以药品货源和量都可以保证。”A先生说,他的老板在国内一二线城市均有业务员,但业务员之间相互没有联系。不仅如此,各个代购渠道也有竞争。

  另一名不愿具名的印版抗癌药业务员则称,虽然代购渠道增多,但他们的“经营”依然有所增长:四年前从业时,年销售印版抗癌药20多盒,去年增加到50多盒。“不管怎么说,药效基本一样,但价格是正规进口药的零头,购买仿版药的人还在增多。”

  记者通过省内某医院的药价系统查询发现,100毫克*30片规格的特罗凯售价为14490元/盒,150毫克*30片规格的特罗凯售价为19062元/盒;250毫克的*10片的易瑞沙售价为5002元/盒。与印版抗癌药相比,正规进口药的价格约为后者的9倍。采访发现,购买印度仿版抗癌药的,多是肺癌、白血病、肝癌和肾癌患者,其中尤以肺癌患者最多。“在我们代销的仿版药品中,易瑞沙的销量最大。”一名业务员称。

  呼吁靶向治疗药物纳入医保范围

  “价格尚可接受”,是很多癌症患者和家属选择仿版抗癌药的重要理由。

  人民网的一项跨国调查发现,诺华格列卫在中国的零售价最高,甚至与韩国相差2倍。而印度仿版药的低价,早已名声在外。医疗人道救援组织“无国界医生”指出,该组织有80%的抗艾滋病病毒药物从印度购买。许多国际人道组织都不得不依赖价格低廉的印度仿制药来运作项目。

  而与印度同为仿制药大国,为什么中国少有国际水准的仿制药?一名受访的肿瘤科医生称,之前国内某省也曾出产过仿制抗癌药,但效果比印度产仿版药要差,所以后来国内便很少有患者服用。该医生称,另一种国产仿版药凯美纳,药效还算可以,但价格与进口药差距较小,所以也被家庭条件差的患者放弃了。而备受慢性粒细胞白血病患者关注的国产“格列卫”仿制药,售价约3000元每盒,但印度的仿制药只要200元。不过该医生称,正版抗癌药相继针对国内患者推出了购药送药的优惠。

  此外,为了救助部分慢性粒细胞性白血病患者,河南从2013年起,联合省慈善总会推出了“9+3”救助方案:每年后9个月的“格列卫”由慈善机构免费提供;前3个月的“格列卫”药费新农合报销80%,如果患者是民政部门认定的特殊困难群体,还可另外获得15%的救助。

  采访中,多名肿瘤科医生称,希望通过媒体呼吁更多的靶向治疗药物,能够纳入医保范围中。

(实习编辑:庄智伟)

>> 如果您有更多问题请点击咨询
    
与 恶性淋巴瘤如何预防才有效 相关的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