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肝癌药物有什么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8-01-07
摘要:人的身体一旦出现了肝癌以后,身体需要承受很大的伤害,特别的在医院进行化疗的时候,很多人都是受不了那么大的痛苦的,都想放弃了。化疗是肝癌最常见的治疗方法,想进行肝癌的化疗,就要知道如何选择化疗的药物。不

  人的身体一旦出现了肝癌以后,身体需要承受很大的伤害,特别的在医院进行化疗的时候,很多人都是受不了那么大的痛苦的,都想放弃了。化疗是肝癌最常见的治疗方法,想进行肝癌的化疗,就要知道如何选择化疗的药物。不同的药物起到的效果不一样,这要根据患者的病情来选择治疗用药。大家对肝癌化疗都还不太了解,所以在肝癌化疗用药上经常会问一些问题,比如说常见的肝癌化疗药物有哪些。

  临床上,常见的肝癌化疗药物有以下几种:

  (一)顺氯氨铀(DDP)及其衍生物

  DDP的作用机制类似于烧化剂,引起DNA的交叉联结、干扰细胞的正常分裂而起作用。DDP的抗瘤谱广,抗癌作用强,对多种肿瘤有较好的疗效。DDP治疗肝癌也有一定的效果,是常用的肝癌化疗药物之一。有学者曾比较DDP的栓塞化疗与MMC(丝裂霉素)的栓塞化疗效果,发现DDP的效果明显优于MMC。此外,DDP对5-FU(氟尿嘧啶)有生化调节作用,两者合用有协同效应,近年有学者采用DDP结合5-FU肝动脉内持续灌注的方法治疗复发性肝癌、伴门脉癌栓肝癌、经栓塞治疗无效的肝癌等,取得了较为可观的效果。

  DDP的毒副反应主要表现为消化道反应与肾毒性,可引起肾脏远曲小管变性坏死,近曲小管透明变性,甚至发生不可逆的肾功能衰竭。全身静脉应用一次性剂量超过60mg时应充分水化,以减少其对肾脏的损伤,局部应用则可减少毒副反应。为减少DDP的毒性,近年来合成了不少铅类络合物,主要有第二代的卡铂(CBP)与第三代的草酸铂(L-OHP)。CBP对多种肿瘤有效,肾毒性较DDP明显减轻,但骨髓抑制较明显。L-OHP的肾毒性更低,但有一定的神经毒性。L-OHP在胃肠道肿瘤的治疗中取得了较好的疗效,但在肝癌的治疗中是否优于DDP尚待观察。

  (二) 阿霉素 (ADM) 及其衍生物

  ADM曾被认为是最有效的肝癌化疗药物,治疗肝癌的缓解率较其他化疗药物稍优,也是目前临床应用较多的肝癌化疗药物之一。ADM的心脏毒性在化疗药物中最为严重,可引起早搏、5T-T改变、迟发性心肌损害,甚至导致不可逆性心力衰竭。ADM的终身累积剂量宜控制在500-550mg/m2以内,一般不致发生严重的心脏损害。对于70岁以上、原有心脏疾患、曾用过大剂量CTX、曾行纵隔放疗者,ADM的总量应<450mg/m2。

  ADM的衍生物常用于肝癌的有MIT、E-ADM、吡喃阿霉素(THP)等。MIT的心脏毒性较ADM为轻,有报道采用MIT肝动脉内灌注可降低高复发倾向肝癌的术后复发率。E-ADM的心脏毒性仅为ADM的50%,骨髓毒性为ADM的70%。有报道在栓塞化疗中应用E-ADM的效果与ADM相近,也有报道E-ADM的效果优于ADM。E-ADM的累积剂量不应超过700 - 800mg/ m2。THP的心脏毒性较ADM轻,近年有不少应用THP栓塞化疗治疗肝癌的报道,但效果是否优于ADM、EADM尚待观察。

  (三)丝裂霉素(MMC)及其他

  MMC曾被广泛应用于各种消化道肿瘤,尤在日本备受推崇。近年发现MMC治疗胃肠道肿瘤的效果欠佳,且可能引起严重的毒副反应(如延迟性骨髓抑制、肾脏损害、微血管病性溶血性贫血), MMC在胃肠道肿瘤的化疗中己较少采用,但仍常用于肝癌介入化疗、栓塞化疗。

  口服药物也是传统的化学治疗给药方法,由于肝癌的血供来自肝动脉与门静脉两路,在增生活跃的癌肿周边部分,更主要是接受门静脉的血供。口服吸收虽不完全,但口服给药能在门静脉造成较高的血药浓度,因此,口服药物治疗肝癌尚有独到之处。此外,口服给药还有使用方便的优点。

  常用治疗肝癌的药物:

  ①氟尿嘧啶的两种供口服的衍生物一替加氟(呋氟尿嘧啶,FT-207)和双喃氟啶(FDl),以FT-207在我国应用较为广泛。据报道,这两种药物治疗肝癌有一定的效果。

  ②口服药物还有PFF与UFT,PFT为苯巴比妥与替加氟的合剂,UFT为尿嘧啶与替加氟的合剂,均为日本生产。我国已有尿嘧啶与替加氟的合剂复方替加氟(优福定),此药对肝癌的疗效正在进一步验证。

  以上对常见的肝癌化疗药物进行了介绍,现在大家对肝癌的化疗有了更深入的了解了。不过对于肝癌的化疗,大家也要特别注意,肝癌的化疗会给患者带来副作用,而且不同患者副作用都不一样。为了使肝癌化疗效果更好,大家一定要做好肝癌化疗和日常护理。

>> 如果您有更多问题请点击咨询
    
与 恶性淋巴瘤如何预防才有效 相关的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