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表观遗传学药物克服癌症抗性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7-11-10
摘要:波士顿儿童医院和Dana-Farber癌症研究所(DFCI)的科学家们发现,一种现有药物可以帮助一些对化疗产生抵抗的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他们对人类癌细胞和小鼠进行研究找到了NSCLC的薄弱

  波士顿儿童医院和Dana-Farber癌症研究所(DFCI)的科学家们发现,一种现有药物可以帮助一些对化疗产生抵抗的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他们对人类癌细胞和小鼠进行研究找到了NSCLC的薄弱点,这一成果于1月28日发表在Nature杂志上。

  NSCLC是一种遗传学高度复杂的癌症,包括携带不同突变的许多亚型。现在,研究人员通过添加一种表观遗传学药物,提高了常用化疗药物etoposide对BRG1突变型和EGFR突变型的疗效,这两个NSCLC亚型通常不响应化疗。

  值得注意的是,用这种药物处理不带BRG1和EGFR突变的肿瘤,反而会提高肿瘤的化疗抗性。研究人员由此提出了个性化“精确用药”的观点:在肿瘤遗传学检测的引导下,将化疗和表观遗传学药物结合起来使用。

  这项研究还向人们展示了筛查BRG1突变的重要性,BRG1是一种天然的肿瘤抑制子。尽管检测EGFR和其他癌症驱动性突变已经比较普遍,但BRG1检测还比较少。据估计,10%的NSCLC患者携带BRG1突变,而这种亚型目前还缺乏靶向性的治疗方法。

  研究人员使用的表观遗传学药物是EZH2酶抑制剂。“Etoposide加EZH2抑制剂可以成为BRG1突变型肿瘤的一线疗法,或者用来治疗抵抗酪氨酸激酶抑制剂的EGFR突变型肿瘤,”文章的第一作者,波士顿儿童医院的ChristineFillmore博士说。

  目前表观遗传学药物已经成为了癌症研究的热点,EZH2抑制剂已经进入了一些癌症的I/II期临床试验,包括B细胞淋巴瘤和恶性横纹肌样瘤。

  不过,在肺癌中使用EZH2抑制剂还需要更多的临床前研究,DFCI和哈佛医学院的Kwok-KinWong教授说。研究人员希制药公司能够把EZH2抑制剂同化疗结合起来,在BRG1或EGFR突变型肿瘤患者中进行测试。

  “这项研究可以帮助我们更好的预测,哪些癌症患者能够应答EZH2抑制剂。研究结果告诉我们,表观遗传学药物的使用也需要依据患者的基因型,”文章的资深作者,波士顿儿童医院和哈佛医学院的副教授CarlaKim说。

(实习编辑:庄智伟)

>> 如果您有更多问题请点击咨询
    
与 恶性淋巴瘤如何预防才有效 相关的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