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救命药”仿制立法为何N年不醒?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7-11-09
摘要:人的健康就是最大的资本——为了尽可能延长生命,人或许会铤而走险。因此,当你想苦劝这些重病者不要买更廉价的“假药”,一切是徒劳无功的。当你想追问,为什么不

  人的健康就是最大的资本——为了尽可能延长生命,人或许会铤而走险。因此,当你想苦劝这些重病者不要买更廉价的“假药”,一切是徒劳无功的。当你想追问,为什么不遵守药物的管理法规?问题是什么让廉价救命药变成了“假药”?

  据报道,中国癌症患者在用世界最贵的救命药。以“格列卫”为例,韩国售价约合人民币3000元/瓶,中国香港售价约合17000-19000元/瓶,美国售价约合19000元/瓶,而内地的售价则高达25800元/瓶。这几年来,越来越多的人通过各种途径和对比,发现了国外的这些专利救命药物的确更便宜,所以才产生了网购族和旅游扫药族,还有像陆勇这样的中介代购者。在这单单一起被查获的案件中,有上千名病友涉及进来,已经足以说明了需求的强劲。

  救命药世界最贵,是相比别的国家地区,因为国内的生产及运输成本比较高?人力成本更高?或者还有其他的难言之隐?在这个至关重要的问题上,公众一直没有得到清晰的答案。一个发展中国家,却在“享受”着媲美甚至是超过发达国家地区的救命药药价,我们必须得思考,这一切是正常和必须的,或者还是一种打肿脸充胖子之举?这一切是不能为,还是不愿意为?

  同样是不发达国家,印度能够通过启动立法支持大批量的这类仿制药,让救命药物廉价成为一种可能,在根本上避免了民众的这种“铤而走险”和“藐视法律”。但在国内,虽然早有人指出,专利法第五十条明确规定,“为了公共健康目的,对取得专利权的药品,国务院专利行政部门可以给予制造并将其出口到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参加的有关国际条约规定的国家或者地区的强制许可。”但是这条法令,如同“睡美人”一般,沉睡至今,从未实施过。

  不主动立法生产救命药的仿制药,不支持将这类没有替代品的专利药物纳入医保,也不允许患者购买使用这类“假药”,这种现实的残酷将会把大量无辜的人变成违法者,很多病者付出太过于沉重的代价。这是亟待改变的。

(实习编辑:陈丽珊)

>> 如果您有更多问题请点击咨询
    
与 恶性淋巴瘤如何预防才有效 相关的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