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百济神州:低调布局抗肿瘤免疫药物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7-11-10
摘要:百济神州CEO欧雷强(JohnOyler)在采访时指出,该公司的抗-PD-1和抗-PD-L1抗体目前均处于临床前研究阶段,有望于今年3月进入临床研究阶段。“癌症免疫学是我们过去3年重点关注

  百济神州CEO欧雷强(JohnOyler)在采访时指出,该公司的抗-PD-1和抗-PD-L1抗体目前均处于临床前研究阶段,有望于今年3月进入临床研究阶段。

  “癌症免疫学是我们过去3年重点关注的研究领域,无论在中国还是全球范围内,我们处于免疫肿瘤学研究的最前沿。”他还指出,该领域研究不仅需要生物技术的创新,还需要具备药物开发的综合实力和规模,而百济神州不仅两者兼备,还拥有其他方面的竞争优势。“此外,美国大多数创新型生物技术创业公司要么关注小分子药物开发,要么关注大分子药物,而我们兼具这两种药物的开发经验。”

  迄今,在数个重点开发的免疫抗肿瘤单抗药物中,百时美施贵宝公司的抗-PD-1免疫检查点抑制剂Opdivo(nivolumab)在日本首先获批,该药物还获得美国FDA突破性药物资格认定。默克公司的Keytruda(pembralizumab)获得FDA批准用于晚期黑色素瘤治疗。作用于其他靶点(包括PD-L1)的药物包括阿斯利康的MED14736和罗氏旗下基因泰克公司的MPD3280A,现处于临床研究阶段。

  “目前临床数据显示,免疫抗肿瘤药物的表现远远超过预期,而药物组合是关键,将引领下一代解决方案,也是实现产品差异化的巨大机会。我们正在构建我们自己的靶向治疗药物与免疫调节剂最佳药物组合产品,并借助拥有独特专利技术的临床前模型以了解药物组合的作用机理,”欧雷强说道。

  模型构建

  通过与中国顶尖医院和医生合作,百济神州希望实现其免疫抗肿瘤药物的差异化。

  百济神州药研生物部首席总监罗侣松博士说:“肿瘤免疫研究的关键在于药物组合。选择哪种药物组合开发具有挑战性,我们拥有未来药物组合关键的小分子和大分子药物研发的独特优势,包括作为这类药物组合基石的抗-PD-1和PD-L1。更为重要的是,我们正在开发体外、离体和体内模型以预测不同药物组合的临床结果。这些预测模型将赋予我们巨大竞争优势,使我们能够专注于以科学为基础的药物组合开发模式。”

  该公司还构建了人源化动物肿瘤(PDX)模型。通过与顶尖医生和医院(如北京肿瘤医院和上海的一些医院)合作,该公司获得数百种肿瘤组织,建立了约100种肿瘤模型。

  罗博士称,百济神州不断与竞争对手在临床前研究方面进行比较,评估究竟哪家公司在临床前研究方面处于中国领先位置。

  他指出,开发创新药物的中国药企仍不多见。百济神州的理念是每个项目必须具有成为全球总类最佳药物的明确潜力。我们三个进入I期临床的项目也已证实我们具有快速实现这一目标的能力,并达到世界级质量水平。

  在加盟欧雷强和王晓东(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前任所长)共同创建的百济神州前,罗博士任职于欧雷强创建的合同研究组织保诺科技公司(BioDuro),该公司后来被药品开发公司(PPD)收购。

  百济神州高级副总裁、临床开发部总监杨建新(JasonYang)称,这些化合物将通过全球试验评估其安全性和适应症,而临床前研究工作则由百济神州自己完成。

  开发这类新药的潜在回报巨大。上月,辉瑞与默克达成一项协议,同意支付8.5亿美元以获得和共享默克试验免疫药物抗-pd-L1开发权利。默克还将陆续获得高达20亿美元的里程碑收益。他们还计划共同开发辉瑞公司的抗-PD-1抗体("PfizerSeizesLong-TermImmuno-OncologyOpportunityWithMerckDeal"—"ThePinkSheet"DAILY,Nov.17,20148:43PMGMT)。

  罗博士称,尽管中国一些公司也已涉猎免疫抗肿瘤药物开发,但多关注小分子药物。在2013年申请临床研究的27个1.1类抗肿瘤新药中,13个作用靶点为VEFGR,10个为HER/EGFR。

  提高临床开发能力

  为满足临床开发需求,百济神州正在扩充人手以提高其临床开发能力。

  “我们希望临床开发部员工增至50多人,包括医学和项目管理人员,以支持正在开展的国际临床试验和明年即将开展的中国试验。”杨博士说道。

  在入职科文斯(Covance)之前,杨博士曾担任辉瑞公司肿瘤生物标志物和转化医学首席科学家7年。

  百济神州11月还获得一大笔外部融资,并计划将这7.5亿美元融资用于目前处于I期临床的3个小分子化合物的研发,分别为第2代BRAF和EGFR抑制剂BGB-283、PRAP抑制剂BGB-290和BTK抑制剂。

  前两个产品已授权于默克雪兰诺,百济神州因此分别于5月和11月获得500万美元和900万美元的里程碑付款。

  杨博士认为,扩展临床开发能力将有助于这家位于北京的公司将现有试验扩展至美国等其他国家,这是其面临的最关键的挑战。

  迄今,这些试验正在澳大利亚进行,这是由于新药开发周期太长,难以在中国开展早期研究。

  “正在开展临床试验的3个新药使澳大利亚部分患者受益,我们希望这些药物尽快能够在中国进入临床试验并使癌症患者受益,”杨博士说道。BGB-283正在扩大至多位点BRAF和非BRAF癌症类型,届时该药物有望成为同类最佳甚或新一类抗癌药物。

  他指出,作为首个新药,BGB-283进展较为慎重,而第二和第三个药物将加快研发进度。

  该公司还期望提高生物学部的能力,增加10名左右高水平生物学家,欧雷强说道。强大的生物学团队将创造出真正的差异化产品,他补充道。

  在中国开发生物制剂的不利因素之一是成本高且缺乏补偿机制。尽管中国约占全球癌症患者的25%,但其抗肿瘤药物市场份额仅占全球的3%,罗博士在9月召开的一次会议上指出。

  解决方案取决产品的价格竞争优势。百济神州期望开发出比跨国公司价廉的生物制剂,杨博士指出。

  他补充说,节约成本主要取决于最后阶段的发开和生产,而非临床前研究。

(实习编辑:陈丽珊)

>> 如果您有更多问题请点击咨询
    
与 恶性淋巴瘤如何预防才有效 相关的文章推荐